+86-0571-89985278

   Dr.Watson@renzhi.biz

  公众号:认知关怀

「2018 CSCO」徐君南博士:乳腺癌辅助及晚期一线与Watson一致性分析,Watson应用方式的思考与探索

2018年9月,第21届全国临床肿瘤学大会暨CSCO学术年会在厦门盛大召开。IBM的人工智能辅助诊疗系统Watson在国内的实际应用与实践受到了广泛的关注,辽宁省肿瘤医院与杭州认知共同研究Watson for Oncology在乳腺癌辅助及晚期一线治疗的应用情况。「AIOncology」特邀采访了辽宁省肿瘤医院乳腺内科徐君南博士,针对该研究分享了对Watson实践落地的观点。

2018100901

徐君南 博士

辽宁省百千万人才工程万层次人才

肿瘤标志物新技术全国推广培训班特邀培训专家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标志专业委员会青年委员

中国抗癌协会肿瘤标志专业委员会乳腺癌协作组秘书长

中国研究型医院精准医学与肿瘤MDT专委会委员

中国研究型医院精准医学与肿瘤MDT专委会乳腺学组委员

中国老年学和老年医学肿瘤康复分会委员

辽宁省细胞生物学学会肿瘤细胞与分子生物学分会理事

辽宁省生命科学学会乳腺癌诊治与康复专委会委员

辽宁省细胞生物学学会乳腺癌专委会委员

辽宁省生命科学学会癌痛诊疗专委会委员

JCO中文版乳腺肿瘤专刊青年编委

2018100902

WfO在乳腺癌治疗中的应用与思考

在今年的CSCO大会上,设立了智慧医疗专场,人工智能在医学中的探索与应用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您如何看待人工智能在医学中的应用?您作为国内乳腺癌领域第一批应用Watson的临床专家,研究临床实际决策与Watson推荐方案的一致性,是基于哪些出发点?

徐君南博士:人工智能(AI)起初应用于其他领域有了一定成就但是并没有应用在医学上,时代的发展趋势把它推到医学领域。AI最有意思的地方是具有自己的逻辑思维在不断学习,不断强化。临床上起初对人工智能最期待的方向的是影像学、病理学等方面,但是经过论证发现,现代肿瘤学信息更新速度过快,对临床医生来说是很大的负担,而Watson可以在诊疗规范化,水平同质化的角度更好地帮助医生。

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MSKCC)是国际顶尖的肿瘤诊疗机构,我们也想通过观察国内外的诊疗治疗习惯差异以及背后的证据支持,来引发更多的思考,同时,在多元的治疗手段下,患者更需要个体化治疗。因为临床上专注于单病种治疗,传统都是依据病理情况等,可能无法全面考虑既往其他病史,而Watson全面收集临床一般资料,推荐的方案兼顾疗效和不良反应,在保证疗效的基础上,有效避免不良反应,为临床个体化治疗提供更多的思路。

您做了Watson与真实世界乳腺癌治疗的一致性分析,它的结果给我们能带来怎样的启示?

徐君南博士:我们自2017年9月开始Watson for Oncology与我们科室早期乳腺癌患者辅助治疗方案和晚期一线治疗方案的一致性评价,结果整体是不错的,Watson与真实世界乳腺癌整体方案一致率达到76%,其中III期相对高危早期乳腺癌患者的治疗方案一致性较高,但是Watson给我们带来的不只是一致性评价,更多的是思考Watson与我们方案差异所在,从差异中寻求需要探索的问题,基于此开展更多有价值的探索性临床试验研究,不过它还需要一系列本土化的过程。

例如,我们有个早期乳腺癌术后患者,肿瘤大小1.5*1.0cm,淋巴结转移0/18,病理ER85%+,PR80%+,HER2 阴性,Ki-67 70%+,基于CSCO BC指南推荐该中危患者可考虑TC方案或AC方案,我们使用TC方案6个周期,但很快出现肝转移和肺转移,DFS 13个月。这个病例给我们带来思考,这部分患者是否可以去蒽环的减法化疗方案,随即我们使用Watson去验证方案,TC方案为可考虑的粉色方案,而首选推荐的方案是CMF和密集AC-T方案,CMF方案相对来说治疗强度较低的方案,在国内已很少应用,而密集AC-T方案相对来说治疗强度较强的方案,为什么Watson会将两种强度不等的方案同时推荐给临床医生,我们会因此延伸去探索其背后的原因和证据。我们开展的Watson与真实世界乳腺癌诊治的一致性研究,在国内属于第一项乳腺癌相关研究文章,成果也收录在CSCO, JSCO/FACO,圣安东尼奥乳腺癌论坛,是国际上最早的相关研究之一。

Watson在乳腺癌领域方案不一致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导致不一致主要有哪几方面原因?

徐君南博士:主要差异存在于早期乳腺癌,国外乳腺癌患者可以去做21基因检测,判断危险程度再去制定相应的诊疗方案。CSCO乳腺癌指南中指出,中国人群的多基因检测相关研究仍然较少,国内缺乏相应的行业标准与共识,因此目前并不常规推荐,所以在临床上21基因检测并不是那么多。所以对于低危患者我们与Watson会存在一定差异,我们认为需要化疗的情况下,我们可能给低危患者稍弱方案,而Watson认为患者需要化疗时相对高危,给出的方案则相对偏强。

其实大多问题还存在于HER-2阳性乳腺癌,国外一线选择曲妥珠单抗和帕妥珠单抗联合,而我们没有帕妥珠单抗,二线治疗国外优选T-DM1,而部分药物在国内未获批,所以在制定治疗策略选择时会受限。晚期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患者的治疗,既往meta分析显示一线内分泌和化疗疗效相当且耐受性好,而近些年CDK4/6抑制剂联合内分泌在内分泌敏感和内分泌耐药人群生存均有明显获益,一线PFS长达2年余,因此NCCN指南推荐CDK4/6抑制剂的联合应用,而去年我们国内CDK4/6抑制剂尚不可及,在部分相对肿瘤负荷较大的患者,我们对于内分泌治疗的信心不足,即使患者可能获益,我们可能还是推荐患者选择化疗,通过化疗得到稳定疗效后序贯内分泌治疗。现在CDK4/6抑制剂Palbociclib已经在国内获批,相信与Watson一致性会越来越高的,而会让更多的患者从规范化的个体化治疗中获益。

Watson的发展需要不断地学习,您对如何提升Watson有什么样的建议?

徐君南博士:我认为一定要改变对人工智能的观念,现在大家普遍把人工智能理解为对手,质疑AI会不会取代人类,是含有敌意的态度去对待AI。而如果是将AI理解为助手,人工智能是来帮助我,不是来取代我,它会让医生变得更好,如果这种心态,会有更多人去接受它,更加愿意去探索如何让AI更好地帮助我们理顺思路,规范化治疗,细化研究方向。

现在学科的交叉越来越多,从临床角度来说,MDT的综合获益颇丰,不同科室看待同一个患者的角度不同,导致对于治疗的策略也会有相应的不同,现在就是需要整合临床医学、基础医学研究、液体活检、基因检测、大数据平台等,从不同层次去理解去挖掘、去探索。

分析哪类患者在国内与Watson一致性更高,并推荐这类患者在基层医院和年轻医生进行Watson分析,而差异性较大的患者亚组将进行差异原因解析,并开展专项培训,并从中挖掘数据进行前瞻性临床研究,为乳腺癌的精准诊治和个体化治疗提供更多的依据。

2018100903

CSCO壁报